主车群卧底:局内人视角看弗鲁姆的环意疯狂进攻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31 12:01

主车群卧底:局内人视角看弗鲁姆的环意疯狂进攻

2018-05-31 10:00来源:骑行家自行车

原标题:主车群卧底:局内人视角看弗鲁姆的环意疯狂进攻

环意结束了,这可真够环意的。疯狂的日子,陡峭的山脉,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弦。

这里我自卖自夸一下,在我们干“大活”前,我就说过需要注意萨姆·奥曼(Sam Oomen)的动向、他这次骑得很聪明,他不仅帮助迪穆兰(Tom Dumoulin)获得了总成绩第二,还把自己推进了总成绩前十的位置,这是我所期望看到的比赛结果。

现在,回到正题。

弗鲁姆(Chris Froome)赢了(环意)。我不想再讨论弗鲁姆那些“文书”工作(暗指沙丁醇胺事件)。我也不喜欢讨论这些。我想和你们谈谈他在环意第19赛段的进攻。

人们都将弗鲁姆的出击称之为“兰迪斯式”的进攻,像极了兰迪斯在2006年环法上的疯狂骑行。当然,对于弗鲁姆来说并没有那么疯狂,两者之间也是有多处不同的。我想和你们从三方面聊聊弗鲁姆这次的进攻,让你们相信他是真材实料的。

(译者注:兰迪斯是著名的嗑药环法冠军,此处与弗鲁姆对比暗指作者相信弗鲁姆这次比赛没有嗑药。)

首先,弗鲁姆在第19赛段前并没有落后10分钟以上的总成绩,但兰迪斯当时却是这样的。在弗鲁姆进攻前,他的队友为他做了很好的掩护,在进攻前耶茨(Simon Yates)就已经掉队了。虽然迪穆兰仍在小集团中,但小集团中的其他车手并不愿意帮他干活。因此弗鲁姆这次的80公里单飞要比兰迪斯更为“单打独斗”。

兰迪斯当年在第一个爬坡就进攻了,大约领先了3分钟,当时包括埃文斯(Cadel Evans)在内的多人都被拉开了。

再来看弗鲁姆,弗鲁姆在下坡中拉开了非常大的差距,虽然他被5名车手追击,但实际上只能算2.5个车手:2个年轻人只为争夺白衫而战斗,赖兴巴赫(Sébastien Reichenbach)在平路上又没什么用处,皮诺(Pinot)则一心只想保住领奖台的位置。因此只有迪穆兰一人想要努力缩短差距。

5个人都没有队友的帮助,大家都各怀鬼胎各自为战。不过即使这样,弗鲁姆也没有在最后的爬坡中进一步扩大领先优势。

在我看来,弗鲁姆基本上是靠下坡取得领先优势,这还要多亏了追击集团的“无能”。一个不协作的小集团反而不如单打独斗的一名车手。

弗鲁姆只需要想着怎么更快的骑完就行了,剩下的人除了迪穆兰全力以赴之外,各自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自行车比赛有时候很奇怪。在我们看来,更多的车手一同骑行意味着更快的速度,但互不配合的集团却会骑得更慢,甚至还不如一个人单飞骑得快。在我还是新手车手的时候,这种事情经常发生,我就是那个独自单飞更快的车手。

我也很好奇如果迪穆兰和弗鲁姆单挑会是什么结果。如果没有在下坡后等赖兴巴赫和皮诺的话,如果没有洛佩兹(Lopez)和卡拉帕斯(Richard Carapaz)在集团中不作为的话。也许迪穆兰和弗鲁姆的差距会更小一点吧。

“是啊,但他是在被ITT世界冠军追啊”观众们说道。但你忘了是谁在TT世锦赛中获得了第三名吗?是弗鲁姆!然而这也不是穿着TT服骑着TT车在平路上比赛。迪穆兰也不一定能成为80公里的ITT赢家,他也没有想过去这样做,但弗鲁姆不同。

反正,不管你信或不信,我始终坚信弗鲁姆不应该出现在环意赛场上(还是指沙丁醇胺事件),但自行车比赛太复杂了,你无法预料到明天会是怎么样。

先暂且别管弗鲁姆了,我还想和你们谈谈那些奇怪的赛事赞助商。

在环意期间,那些路上的赞助商广告牌中,有着一个叫“Named”(Named Sport是一家运动食品公司)的广告牌。你可能没有注意到他们带来的兰博基尼和他们派来的超模们。

奇怪之处在于,虽然兰博基尼在市场营销上投入了大量的金钱,但却在车店少有现货。他们还赞助了环加泰罗尼亚赛和圣雷莫赛等,也和阿斯塔纳、崔克、巴林车队有合作,但很少能看到实体店的实物。

我猜如果你服用了他们的补剂,任何一种维他命元素都会超标,我就随便看了一下他们的网站,我发现最基础的维他命产品中都有牛磺酸,恢复产品中含有维他命B、叶酸、镁和锌。有些能量胶还有维他命C和钾。我们真的需要这些元素吗?

自行车赛场之外还有很多可气的事情,巴林美利达车队把泰德峰山顶的酒店整年包了下来,至留下了一周的空房,搞得别人都没有办法在上面开办训练营。

编译:HCY

来源:Cyclingtips

图片:资料图库、视觉中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