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战士” 还是“非洲兄弟”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2-03 07:55

看到老兵e家征集65式军装照的消息,我想起那段军旅生活,彻夜未眠,找出了这两张老照片。

1965年秋天,我从江苏水乡入伍到空军驻青藏高原的一支高射炮兵部队,成为一名雷达操纵员。我们这个连队驻守在一座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上,常年气温都在零摄氏度以下,部队一年四季基本都穿冬服。我拍第一张军装照(左图)时穿的就是65式冬服。当时20岁的我,穿上军装,戴上红帽徽、红领章,虽不算英武,但也朝气蓬勃。照片寄回家后,我的老农父亲在请人写的回信中说:你当的是“抗联”的兵吧?我们家现在是“抗属”啦!信被战友看到后,一时在连队传为笑谈。

我的第二张军装照是3年后照的。

这期间父母亲多次来信要我再照一张照片寄回去,我知道老人家想儿子了,但我都以工作忙没时间为由往后拖。因为我们平时很少有机会下山,没时间是真的,但更主要的是我怕自己的模样吓着二位老人。在高原当兵,高寒缺氧、飞沙走石和强烈的紫外线,像一把把刻刀,不到一年就把刚刚20岁出头的我雕刻成了30多岁的模样。

3年以后,部队移防到内地一座大城市,父母再次来信要我的照片,我又拖了3个多月,因为我想让内地宜人的环境、充足的氧气为我“美容”一段时间。那天,我特意穿上新发的65式夏服,戴上军帽,军容严整地去全市最好的照相馆照了相。但照片取回来,战友们看了还说我像“非洲兄弟”,所以这张军装照我也一直没敢寄回家。可照片我一直保存着,因为照片的背后是激情燃烧的岁月。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