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 铁四局“落户”合肥的台前幕后_安徽频道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0-16 01:19

原标题:40年前,铁四局“落户”合肥的台前幕后

上世纪80年代的铁四局机关,中间九层办公大厦为当时合肥最高楼

上世纪70年代,铁四局援建的坦赞铁路上的大桥

皖赣铁路建好,火车首次开进宁国市

铁四局前身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工程总队在朝鲜抢修铁路

1977年,根据相关决定,铁四局、铁四院分开,分别成立铁道部第四工程局和铁道部第四设计院。独立后的铁四局要搬家,但往哪搬是个问题。此时,安徽张开了双臂,热情接纳了铁四局数以万计的职工和家属。经过三个月的搬迁,铁四局机关整体搬迁至安徽。从此,铁四局落户合肥;从此,拉开了一个集体驻足安徽,辐射华东,转战全国,走向世界的漫漫征程。

“多元前身”整合而成

“中铁四局从成立到现在已有60多年了。说起它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抗美援朝时期。现在的铁四局有一部分就是当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工程总队并入的。”现已退休、曾任铁四局纪委副书记兼监察处长的李俊波一直工作在铁四局,对铁四局的历史十分了解,“1950年11月1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第一次战役结束,朝鲜北部铁路运输线大部分瘫痪。为抗美援朝,保障铁路战时军用运输,经中央军委批准,铁道部以东北铁路特派员办事处工程总队为主体,从铁道部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郑州铁路局、济南铁路局、上海铁路局等单位共抽调5160多名铁路职工、军人,编为3个大队和专业钢梁队、电务队、运输队,于辽宁沈阳组建援朝工程总队。工程总队在入朝后,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工程总队,这就是中铁四局六十多载历史最早的开端。”

朝鲜战场,硝烟弥漫,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工程总队也在敌军的残酷绞杀战中,进行着殊死搏斗,用生命保护运输补给线的畅通。据史料载,入朝作战三年中,铁道工程总队官兵个人、集体立功18294人次,荣获各级勋章共3503枚。“1953年11月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工程总队光荣回国。融入一场战争的一支队伍,也是诞生在一个民族危难时刻的一家企业。走出战火,他们从容、义无反顾地跨入祖国铁路建设的钢铁洪流。”

“除了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工程总队,铁四局的前身还有两个‘源头’。可以说,铁四局的诞生是一个多源汇流的结果。” 据李俊波老人介绍,铁道工程总队在朝鲜浴血奋战的同时,有一支队伍活跃在西北地区,担负着新中国的新线铁路建设任务,这就是中铁四局的又一个源头——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简称西干局)。在这支队伍里,既有刚刚脱下戎装的军人,也有放下锄犁的农民和满腹学识志在报国的知识分子。于是,从1953年起,两支新线铁路建设大军,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工程总队延续而来的铁道部西北铁路工程局;铁道部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延续而来的铁道部华北铁路工程局,在祖国铁路建设战略任务不断调整的进程中,齐头并进,渐进交融相汇,最后成为组成铁四局的两条主脉。

1954年,又一支参加抗美援朝的英雄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铁路工程第八师(简称铁八师)集体转业,改编为中铁四局前身的铁道部新建铁路工程总局第四工程局(简称老四局)。就这样,三支“源流”壮大了中铁四局的队伍。中铁四局也在多次分立、重组和整合的演变中诞生了。

迁址合肥的壮举

“1977年,‘文革’刚结束,为恢复面临瘫痪的铁路建设和运输,原铁道部开始调整全国铁路建设部署。铁四局主要负责华东地区铁路路网。1977年1月份,根据中共铁道部临时领导小组决定,铁四局局、院建制分开,分别成立铁道部第四工程局和铁道部第四设计院。在酝酿局院建制分开的同时,铁四局便开始苦恼新住址的选择,要搬家,往哪搬是个问题。” 说起铁四局搬到合肥的原因,现已退休的铁四局原宣传部部长、80岁的胡方斌老人记忆犹新。

胡方斌老人说,在计划经济时代,一家包含家属在内的10万人的大单位从一个城市搬往另一个城市,毫无疑问会增加迁入地的物资供应压力,会给迁入地造成负担,这给当时的选址工作带来很大困难。当时的铁四局正在安徽建设皖赣铁路和阜淮铁路,跟安徽人打交道多,安徽人也对他们印象很好,曾任铁道部部长、时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的万里,以一个改革家的胆略和“老铁路”的情怀,欣然接受铁四局数以万计的职工和家属,并上报中央获通过。于是,在局院正式分开前,局机关新址就在合肥紧锣密鼓地建设。

胡方斌回忆,1977年6月底迁来合肥时,最大的困难是办公用房和职工住宅还不能满足需要,“现在你们能看见的几座新楼,我们刚来的时候,那还是一片泥塘,后面的体育场是鱼塘,院子里还有两座数十米高的小山。我们局机关办公只能暂设在三栋职工住宅内,各业务处都是先占用职工子弟学校办公。但当时的安徽省和合肥市领导对铁四局迁到合肥市积极支持,市委副书记丁之听说我们要批400多亩地十分惊讶,说这些土地比他们市政府还要大。不过当他听明白了我们的土地用途后,立即表示全力支持。”

而在李俊波和胡方斌两位老人的讲述中,无一例外地回忆起当时省委书记万里对铁四局迁来合肥的大力支持:“1977年9月,我们刚搬来不久就召开科技大会,万里书记和省长顾卓新亲临大会并作重要讲话。除此之外,在基础建设方面,万里书记同意我们开通了合肥市首条暖气管道,建成了当时第一高的9层办公大楼。”

说起对合肥最初的印象,李俊波说,他在1975年时在芜湖任皖赣指挥部办事组副组长,是了解过安徽的,对安徽印象很好。但是局里绝大多数人在举家搬迁前却对安徽知之甚少。由于早年间的多次分立重组,四局职工的家乡几乎遍布天南海北,东北、河北、四川、云南、贵州、福建等等,有很多人疑惑甚至抱怨过,为何要将铁四局搬出武汉,为何不去更好的城市呢?然而,来到合肥后生活了一阵子的他们全然换了口吻。李俊波老人笑着对我们说,他的一些同事甚至还向他总结过来合肥的几个好处:粮食多、鸡蛋水产品物美价廉、城市小却从不停电、气候适中……多为生活上的便利,但也由此可见,合肥人的热情冲淡了铁四局对合肥的印象。

为省内建设添砖加瓦

站在历史的纵深看,无论当时有多困难,但40年前,这样一个体量大、实力强、底蕴深的中央直属单位,对于推动安徽这样一个中部省份的经济建设、社会发展,无疑都是作用巨大的。

皖赣铁路,自安徽芜湖至江西贵溪,全长570千米,是沟通安徽、江西两省的铁路干线,被称为华东第二通道。就是这样一条铁路线,却敲敲打打,停停建建,走过了大半个世纪,1985年,在铁四局广大职工的共同努力下,抱残守缺80年的皖赣铁路终于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江南大地,成为华东地区发展国民经济的重要通道。

在参加铁路建设的同时,铁四局也在慢慢地发生变化,从1983年起,铁四局全面走向铁路以外的建筑市场。在合肥距市中心向西2.6公里,有个地方叫五里墩。不到200天的时间,合肥人惊奇地发现,宛如巨人手持彩练当空挥舞,一座四层互通式立交桥似从天而降般坐落其间,这一被誉为省城“窗口”和“形象工程”的五里墩立交桥,是安徽首座城市立交桥,是合肥大踏步地迈向现代化的桥梁,也是铁四局走向建筑市场后承接的最大市政桥梁工程。

“从阜阳颍河公路特大桥到安徽饭店,从五里墩立交到王小郢污水处理厂,从合肥市新图书馆到安徽省博物院新馆……铁四局对安徽省、合肥市的城市建设已触及多个方面。” 铁四局相关人员告诉我们,“特别是经过2000年、2007年再次改制上市后,一个崭新的、初步构建了现代企业制度的中铁四局出现在世人面前。”

40年,转眼一瞬;40年,沧海一粟,在铁四局迁来40年的征程中,6000多万江淮父老就是中铁四局走出去闯世界最深厚的支持。李俊波和胡方斌两位老人说,现在他们还时常回忆起当年搬到合肥时的情景,回忆起这40年中他们不畏艰难、一路前行的历程。是啊,几十年来,铁四局人的脚步遍布五湖四海,当沧海幻化、桑田不再的时候,他们的脚步像冲锋的擂鼓敲击在华夏大地,渐渐清晰……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